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的草原

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时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母亲趣事  

2015-11-09 21:31:47|  分类: 小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母亲小时候家里穷,姥姥过世又早,下面还有两个妹妹需要照顾,所以,母亲上到三年级就辍学了。但,她记忆力还不错,三十六七岁时,还能零星记得以前学过的一些字。

那时的冬天很冷,我们一家人都要住在炕上,母亲沿靠着炕沿的土墙糊了一圈旧报纸,以遮挡土墙上的碎土落到床铺上。一次,上二年级的小表妹来我家做客,坐在炕上读糊墙上的旧报纸,母亲也跟在她身后看她读,当她读到严格的“严”时,母亲突然说:“错啦,错啦,这个字应该读‘产’,共产党的‘产’,我认得的。”小表妹又仔细地看了看,歪着头认真地想了想,说:“就是读‘严’,俺老师教的俺读‘严’。”母亲严肃起来,理直气壮地训斥小表妹:“学习怎么能这么不认真呢?这么简单的字都读错,以后咋考大学呀。”小表妹争辩不过母亲,委屈地嘤嘤哭起来。那时我已上初中,过来纠正说:“小妹说的没错,那个字就是读‘严’,不是读‘产’。”随后,我将这两个字工整地写在一张纸上,让母亲观察它们的异同。母亲这才发现自己错了,竟有些害羞,喃喃地说:“怪不得,这两字太像了,双胞胎一样。”然后,又大笑起来。小表妹也破涕为笑了。

还有一次,我们一家人闲着没事,坐在一起畅谈未来。弟弟对母亲说:“我将来挣了钱,就在大城市里买座楼,等你老了,就接你到我家去住,好孝敬你,天天让你坐到雅座上。”母亲听了竟然很生气,对弟弟骂道:“你个白眼狼,养大你不容易啊!到我老了,你嫌弃我话多啦。”我们都感到母亲有些莫名其妙,弟弟不解地争辩:“我没说你老了话多呀!”母亲依旧很生气地说:“没嫌弃我话多,怎么一到你家,就让我坐‘哑座’呢?像哑巴那样坐着有什么好的”原来母亲把“雅座”理解成了“哑座”。父亲和我们姊妹三人都笑喷了。

母亲大字不识一筐,经常闹出一些笑话。正是这样,母亲对我们的学习要求非常严格。经常教育我们:不要像她一样,因为不识字,经常被人笑话。但,我却从母亲闹的这些笑话中,看到了母亲的单纯、可爱与善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