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的草原

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时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寂夜贴  

2014-05-17 11:22:49|  分类: 小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关起门来。

老槐树要睡觉了,树上,斑鸠要睡觉了;树下,老黑狗也要睡觉了。

土培的老屋子要睡觉了,屋里,李二狗要睡觉了,屋外,星星和月亮也要睡觉了。

可是,他们都睡不着。

夜风从老槐树上滚下来,带着斑鸠的惊叫,老黑狗咬碎了即将来临的梦。

老屋张开丑陋的嘴,吐出半醉的李二狗,李二狗歪着嘴吐出对黑夜的骂词。

他将一泡尿尿到土培的围墙上,湿了贴在墙上的黑狗般的影子,散发出黑夜的骚味。

夜风穿过他的裤裆,他不禁打了个寒颤,几颗星星就从他的肩上落下来。

他仓皇地钻回老屋的肚子里,月亮再不忍看他孤单的背影。老黑狗也走到墙脚下。

抬腿撒下比李二狗那更大的一泡尿,淹没半个夜晚。这时候老槐树已经睡着了。

做着斑鸠飞翔的梦,老黑狗知趣地没有汪叫。一切被埋进黑夜,包括月亮的幸福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