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的草原

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时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春天里  

2013-06-03 12:05:09|  分类: 小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有时候,我会像可怜自己一样可怜他。

二十年前,他经常被一群孩子扔石头追着打,实在无法忍受时,他就转过身吓唬孩子们,孩子们便作鸟兽散。大概是十年前的某一天,他终于幸福了,长久地长眠于地下。如今,很少有人再会提起他。

他是村里的憨子,村里人都叫他:憨代存。

那时候,在我们孩子中最流行的儿歌不是“两只老虎”,也不是“小白兔”,而是“叮叮光光,哒依哒”,原唱就是憨代存。在寒冷的冬夜里,胡同内经常响起他浑厚的歌声,为他伴奏得是那一条条凶神恶煞的狗,搅得半个村子不得安宁。村里人知道,他在安静下来之后,会像狗那样找一个暖和的麦秸垛旮旯打发掉这寒冷的冬夜。

憨代存还有一个绝活,他能学村部的大喇叭喊话,有时竟能以假乱真。据说,还有村民受骗过。那时正是麦收后浇地的繁忙期,夜里,他把两手拢在嘴旁成倒锥状,高喊:“村里老少爷们注意啦,啊,黄河来水了,抓紧时间到沟北去浇地。”喊出来竟和村长一个味道,真有睡得迷迷糊糊的人扛着铁锨到沟北浇地去了。受骗的人回来想打他,可他毕竟是个憨子,跟他计较,自己不也憨了吗?

村人都说,憨代存如果不憨,在村里应该数上等人。他身材高大魁梧,满身力气,面庞英俊,虽然常年穿着破破烂烂的衣裳,倒也遮不住这些天赐的优点。所以,他还是村里公共的劳动力。哪家有干不完的劳力活,就会叫上他,劳动报酬就是两个大馒头,外加一块咸菜疙瘩。他懒散惯了,所以干活时得哄着他,像个小孩一样,听到夸奖就会干得更卖力些。那时,我家烧砖窑,就经常喊上他去搬砖,晚饭,他特能吃,顶得上我们家五口人一半的饭量了。

那个冬天特别冷。有一天,我听母亲说道代存不会走了,脚趾头都冻掉了,夜里疼得嗷嗷叫。我这才想起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他了。晚上,他冷的时候就以尿取暖,可那点暖和气很快就没了,接下来却更冷。刚开始他弟弟还帮他拾掇过几回,可刚收拾好的棉裤,夜里又被他尿湿了,甚至结冰。如此几次,面对着满室以及满身尿骚味的哥哥,弟弟也束手无策。整个冬天,他不断地以尿取暖,以尿的那点温存来抵挡寒夜的酷冷,以大喊大叫来抵抗冻伤钻心的疼痛。

冬天终于过去了,但春天还未退去料峭的春寒。不过,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,暖暖的气息,让人有些懒散。我放学回来,拐过那间破旧的小屋。 “啊”的一声,我好像感觉踩到一条腿。当我定下心来,看到是他,憨代存。他背靠墙,伸着两条腿晒暖呢。右脚上的两脚趾头肉已冻没了,露着鲜嫩的骨头,其他脚趾黑的像一块铁,腿上的棉裤带着明显的尿迹,已结痂。他正看着我嘿嘿笑,我全身一个颤栗,感到心疼,更恐怖,拔腿就往家跑。那间小屋不是他的家,他是从家里爬着,整个身子拖着两条腿,爬到那里去的。他已在他那充满尿骚味的屋子里呆的寂寞了,他需要出来透透气,他原本就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,喜欢哪儿人多往哪去。也许,那天他只能爬到那了。这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。

他是在一个桃花盛开的日子走的,被装在用几块木板钉起来的棺材里,周围并没有朗朗的哭声,倒是鸟鸣清澈,他一定是被埋进了暖暖的春天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